返回 第64章 就要像爱那样,走向每一次旅途的终点 (1w5)  高天之上 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壁落小说]https://m.biquluo.info/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64章 就要像爱那样,走向每一次旅途的终点 (1w5) (第1/3页)

    黯(前文千星之兽的一个分体,千星之子)做了一个梦。

    祂在无垠的黑暗真空中急速飞驰。

    球形的躯体看似平整,实际上有着亿亿万万的切面,星光在它的每一个漆黑的切面表层中央闪动,拖拽出一道道长达数十万公里的光之触。

    时空随着触须的摆动而收缩,扩展,而物质也随着时空的收缩而压缩,被凝聚成类似宇宙创生之初的形态。可控的膨胀过程释放出的庞大力量推动让在时空弦上滑行的巨兽一路飞驰,无上限地加速。

    光速。光速不可超越是‘正常物理宇宙’的铁律。但是这个正常从何而来?人类逻辑所能认知,所能理解的宇宙,才可以被称之为正常吗?而那些超越人类理解的,亦或是仅仅只能被人类作为幻想构思的宇宙,就是‘不正常’,‘不应当存在’的吗?

    并非如此。宇宙蕴含无限可能,这仿佛蕴含了千星的躯体如今并不位于无法超越光速的‘重子宇宙’中,而是位于基速就是光速的‘快子宇宙’中,在这里,就如同想要将物质加速至光速需要无限大的能量一样,想要将‘物质’减速至光速也需要无限大的能量。

    凭借以太化,千星的大群晃动时空,宛如晃动水波,它的虚影掠过真空,带起一道道不稳定的紊乱时空曲率。

    星光在千星之群的每一个切面闪烁,祂是如此钟爱黑暗中闪烁的那些明亮,闪耀与微渺的星,故而将一切都铭刻在身,将自己也化作一个小小的宇宙,储存了所有祂曾见过,祂曾触碰过的生命。

    祂本该成为星神的。

    当千星大群掌握了时空的对称性,可以驱动自己在时间线向后移动时,祂就掌握了最基础的‘永动之环’,掌握了‘自己的实在性’,它完全可以凭借这一点,链接上大以太环流,成为那一代的星神。

    祂本应成为星神的。

    但是大群觉得,【那不应该在现在发生】。

    【——创造主,我们成为星神的时间,并不是在现在——】

    【——即便是我们成为了星神,成为了你们的一员,我们也无法对抗终焉,星神的数量无关紧要,我们都是在探寻无法尽数的可能,宇宙那无法尽数的未来走向——】

    【——可能是过去,可能是未来,我们预见到了一个混沌的可能,那里有着无法预知也无法抵达的区域,故而我们选择前去那里——】

    【——去推动无法预测的,奇迹的发生——】

    【——让我们成为摇篮吧,奇迹的摇篮,未来的摇篮,纷争的摇篮,永恒的摇篮——】

    【——永恒静谧,无穷无尽的摇篮——】

    祂们听见了那个声音。

    而那个自无垠无限的高天之上响起的声音询问:【即便代价是死?】

    ——即便代价是死。

    ——即便代价是消亡于虚无。

    于是,应允了。

    在将命运推入混沌的瞬间,千星的无限种可能性便收束了,祂们败北,消亡,成为了这片时空中又一个败于终焉之手的文明。

    只有祂们的火种在时空中飞驰,无尽地飞驰。

    掠过千百颗,千万颗星球,亿万无数颗星球,与无穷无尽种可能。

    黯在梦中看着。

    这是‘母亲’的梦,是母亲的记忆,而她们,它们,他们和祂们,都是母亲的孩子。

    不,真的是孩子吗?

    【千星大群和千星之子,是子与母的关系吗?】

    这是所有千星之子难以回答的问题。

    ——子嗣和长辈之间的区别何在?

    子嗣是长辈的融合又再创造,利用了长辈原有的遗传基因塑造出了自己。这是两性生命孕育后代的方法。

    但千星之兽是完整的个体,祂是大群,是一也是所有,祂孕育自己的后代,那些无穷无尽,包涵千星又绝不相同的后代,他们又是怎么诞生的呢?

    黯闭上了眼睛。她回忆起了自己诞生的最初。漆黑的海洋中蕴含着无限种可能性与逻辑,无数种公理与概念。

    她是一棵树。一颗自深邃无限的虚无中成长而出的公理之树。她自选择而来,由逻辑而生,强壮而庞大,巍峨又壮硕。

    而在她的周边,有着许许多多,无穷无尽颗同样的公理之树。他们孱弱,纤细,无法成长壮大,只能维持简单的存在形式。

    黯不禁突然想到了一个比喻:一颗宛如泰拉那样复杂而壮硕,蕴含无数种生命的星球,以及一颗完全由氢氧构成的纯水行星。

    即便两者质量相同,对于宇宙而言的原子数相同,但它们能孕育出的可能性却是截然不同的,它们可能的确源自于同样的一个‘选择节点’,最初也同样都是氢氧,但一个构成了泰拉,一个构成了一颗硕大的水球。

    一个从公理中涌现出诸多优雅的定理,一个纤弱而单一。

    正因为她是这样完整的公理之树,所以她才能诞生。

    而她与母体,那千星大群间的区别,就在于……

    她基于某种【不完备的定理】。

    一种不可判定,无限集合无法推断定论,将其全貌推理而出的定理。

    这个宇宙中,存在一些‘实在为真’的事物,是人类的逻辑,人为构造的逻辑系统所无法触及,达到,证明并解析的。

    数学就是这样的一个逻辑系统。数学作为一种人造的工具,并非是宇宙天生就拥有的某种系统,但数学的背后仍然有一个超越人类逻辑乃至于一切逻辑的‘数学理念宇宙’一个‘原型宇宙’。

    一种真理。

    人类是看不见真理,触碰不到大道的种族。人类生活在宇宙,虽然能看见电磁波,能触碰到物质集合,能听见波的震荡,感知到分子的活跃与缓退,能嗅到特定分子结构的特征……但这太少,太少。

    对于宇宙,人类仍然是盲人。

    数学虽然只是人为构造的逻辑系统,但它却能作为盲人手中的导盲棍,引导人类探寻一些‘理念世界’的情况。

    但也正因为是一个不完备的工具,所以,人类的数学会发现,有这么一种具备实在意义的数学真理,它的范式超越了任何既定的形式系统,它的存在本身就能揭示逻辑工具本身的局限性,也即是单单从公理出发,无法利用一些基本逻辑规则去构造,就能证明亦或是判定其他所有的命题。

    一个数学理论集合中,必定拥有某种不可判定的命题,一套数学逻辑,只能证明一部分的数学真理,而‘完整数学’本身,是不可穷尽的。

    而在这不可穷尽的理论序列中,只要随便采取一部分,便可以产生某种特定种类的,对真理的‘解’。

    譬如说连续统假设。

    有许多集合是无穷的。而在0与1之间,有着众多实数如漫天星辰一般散布。

    实数是不可数的,它比整数的集要大。在实数集和整数集之间是否还存在无穷的集合?

    这个问题在集合论这样逻辑简明的系统是无法判定的,必须要加上附带的假设。

    而通过这样的假设,这些‘或许真,或许假’的公理,就可以得到许多不同版本的‘数学’。

    ——宇宙就是这样的‘解’。

    从不可数的数学中孕育而出的一些宇宙,正如千星火种采用的‘快子时空’那样,光速才是下限,不存在速度极限,无法靠运动标记空间距离和时间演化。

    而有些宇宙则不存在常规——人类逻辑中的常规——时空基础,它们是一个超越的整体,一团互相包容的超构造。

    还有些宇宙从一开始就是静止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既定的过程,实在的宛如磐石。

    还有些宇宙里一切都是静止的,是在四维排列的三维截面。

    还有些宇宙包括其无限平行时空都是一个完整的统合体,一切事件在其中都有一个确定的‘值’。

    它没有什么过去现在和未来,或者说,它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实在性全部都是等价的。

    甚至,还有一些宇宙,从头到尾都只有一颗‘单子’。这单子的意识本身就是一个环,一个无穷无尽的轮回。

    星神由最初至源头,构筑出了有与无这最基础的逻辑,继而由这逻辑构筑出了无法尽数的宇宙,得到了无限且不可数的解。

    也就是真实无限的宇宙,以及它们各自独立的无限平行时空。

    而这些宇宙中,全部都拥有生命。

    迥异于人,却仍然是生命的生命。

    这倒映在‘千星大群’中,便是‘孕育不同的后代子嗣’。

    在千星火种中,有着一个不完整的元数学变体目录。由它进行选择并计算,可以借由‘不可判假设’得到无数种不同的解。

    ——生命就是这样的‘解’。

    一个逻辑系统,不能因为包涵了足够多的简明算数公理而变得完整,这些公理总是能构造出既不能证明也不能证伪的陈述,以这些陈述作为附加公理来充实自己,就可以得到无数种‘源于自己,而不同于自己’的解。

    也就是无限种子嗣。

    因为这一切都是不完备的,所以无穷多种不同版本的数学将会如同‘树’一样伸展开来,延续分支,而每一个‘千星之子’,都是从千星火种中孕育而出的‘公理之树’。

    祂们是与这个‘泰拉以太宇宙’相契合,绝对能在其中生存并壮大的生命,一种在‘诞生之前就已经进行了选择’的生命。

    千星火种就是这样一个庞大而自我叠加的完整逻辑系统目录,用这样的筛选方式,孕育出源于自己却又完全不同于自己的子嗣。

    千星之兽真是模仿了星神孵化宇宙的形态,构筑出了自己的原身,那孵化千星的火种。

    宇宙是星神之子,星神站立在‘逻辑宇宙之外’,那名为‘大以太环流’的合道武装之上,包裹着万有的存在,祂们是身居逻辑之外的创始者,第一推动力。

    黯就是千星之子,但是千星的火种已经趋于消亡,与星神对应的‘火种’消失了。而与宇宙对应的‘千星之躯’——如今被称之为‘千星之兽’的躯体失去了控制,或者说。

    自由了。

    而她在梦中,将要注视——注视自己的母亲,自己的源头,那孕育出所有的千星之兽被封印。

    或者说,指引它朝着它所想的方向成长。

    延疆圣地,冥思海蓝洞,怀光圣山。

    这环绕冥思海构筑的‘三角之地’,正是当年千星之兽坠入泰拉造成的‘大空洞’。在这片大地之下,有着一个巨大的地底空腔,那空腔托起了整个泰拉大陆,而千星之兽就在其中沉眠。

    延疆·圣地。

    在这曾造成过天启之灾,差点毁灭延疆的灭世级火种之神‘卡琳之花’与其衍生的诸多恶魔最终封印之地,风景却超乎寻常的美丽,在那似乎被鲜血染的赤红的大地之上,烟紫色的山林层层叠起,而初升的旭日在天际带起无尽霞光,映照天地之间,形成了如画的奇景。

    宛如颜料交错的画板,走进其中就似乎步入梦幻。如果不抵御那在山林中时时刻刻都会响起的恶魔低语,恐怕真的会步入梦幻。

    溯冥教团的教首,一团无形的魂灵在山林与霞光的中央站定,然后缓缓凝聚出了一个有着象牙白肤色的黑发女子,她的眉心有着如血般的嫣红印记,而双眸是深邃到如深渊般的漆黑。

    【溯冥行者】,万魂公证者选择以‘母亲’的形态进行行动,因她接下来要封印的也是一位母亲,不仅仅是一族一星之母,而是千星之母。

    “准备就绪。”

    她抬起手,无数以太从高塔中流溢而下,虚空凝聚出了一根纯白色的巨大以太之楔,它足足有数万米长,而且随时可以变得更长,直入星球的深处。

    “伊恩。”在行动的前夕,她向那无处不在的以太询问:“这次行动,我明白,与其说是封印,不如说是让‘千星之兽’再启动。”

    “如今的千星之兽是经历过数次巨大异变的残余体,为泰拉承受了绝大部分天坠飞船撞击的它早已支离破碎,历代千星的异动,与其说是苏醒,不如说是因为太过痛苦而造成的本能地自我修复。”

    “而你打算用最纯粹的以太修复千星之兽的损伤,继而让祂可以‘再启动’。呵,前纪元文明的系统也是如此,假如遇到解决不了的电脑问题,那就重装吧,重装可以解决百分之九十的问题。”

    “但问题来了。”

    如此说道,万魂公证者提出了一个质疑:“如果千星之兽重启后,不会依你想的那样,成为‘静谧之环’的基石,顺着你留下的以太构筑衍生,成为‘环区段’呢?”

    “毕竟,你如今已不是先知了。”

    “先知不过是命运的预言者。”

    而伊恩的声音回答她:“而我,是命运的支配者。公证者,我知道你的顾虑,但千星之兽不会失控。”

    “因为稍后,我会直接与千星之兽交谈——祂如若同意我的意见,立下契约,那么祂就无法反悔,而如果他不同意……”

    ——我就会杀死祂的自由,再造一个意识成为祂的主宰。

    冥思海·结晶蓝洞。

    【万灵魁首】,众生引路人沉默地潜入蓝洞的最深处,那古老的结晶龙之王曾经的居屋。

    在这里,曾经荟聚了整个星球的磁场之力,干扰压制着大海深处千星之兽的力量,漆黑的血肉之潮随时都会从蓝洞最深处的空腔中膨胀而出。

    而平平无奇,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人类的引路人如今身躯一点一点结晶化,不多时,他也化作了一条结晶龙,开始模仿旧日结晶龙王的力量,引导星球之力镇压此地。

    “所以。”

    他同样呼唤以太,凝聚出了楔子,他也在与伊恩对话:“你为何觉得你有资格杀死祂呢?伊恩,我不是反对你,只是想要知道你的想法。”

    “因为我被这个世界塑造成了这样。”

    而伊恩用带着幽默的语气回答道:“我诞生在泰拉,故而成为了泰拉人。泰拉人不都这样吗?”

    “我们互相杀戮,互相夺取,互相为了止住泪水而缔造更多的泪水……而我为了止住所有泪水,故而要对抗这个世界。”

    “朋友,杀死不过是我们人类的词汇,千星之兽,是拥有无限种生命模式,万能的以太转换器,祂的生死,真的是我们人类所能想象的吗?”

    “我所谓的杀死祂,或许就和揍了某人一顿,让他回心转意那样吧。”

    怀光,圣山。

    【怀光教皇】,‘怀与光’,飞跃的大群缓缓运动,整个圣山都在微微摇晃。

    不需要伊恩的帮助,整个圣山,怀光大群本身就是楔子,是与千星相对的封印。

    ——准备好了。

    祂们无声道。伊恩,可以开始了。

    你无需解释什么,因为这个世界已经有太多太多在幻想如何改造它的人,却唯独只有你拥有真正改造它的力量。

    ——既然如此,放手去做吧。

    ——让我们迈步,走向未来。

    楔子从三个不同的方向落下。

    而就在下一瞬间,纯白色的以太之光从大地的最深处暴起,迸发而出,穿透土石岩壳脆弱的缝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biquluo.info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